微课程作为学习方式变革的新路向,数字时代的知识变革与课程更新

微课程作为一种新的课程组织形式,在遵从学生学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个人体验独特性和稳定性基础上,推动着学习方式新变革。

互联网与教育的深度融合被人们期待着将彻底变革传统教育,然而这一观点又受到众多质疑,因此探究互联网促进教育变革的基本形态及其走势是教育界及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

微课程;教育信息化;学习方式

数字时代;知识变革;数字课程;知识赋权;技术增能

作者简介:李志超,男,山东淄博人,教育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师,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基本理论研究。金华
321004;余宏亮,男,安徽阜阳人,教育学博士,人民教育出版社博士后,阜阳师范学院教授,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基本理论研究。北京
100081

原标题:数字时代的知识变革与课程更新

内容提要:微课程作为一种新的课程组织形式,在遵从学生学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个人体验独特性和稳定性基础上,推动着学习方式新变革。微课程下学习认知方式的改变,表现在从“秩序化”走向“碎片化”的文本呈现、由“客观”趋于“具身”的学习体验、由“静”迈向“动”的认知过程。微课程下学习环境的建构,则包括数字化时空的形成、数字化学习资源的进化和数字化学习文化的创造。微课程下学习形式的开展,需要搭建智能化的学习平台、倡导“深度介入”的学习参与和营造快乐积极的学习氛围。

作者简介:余宏亮,人民教育出版社博士后,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论等研究。北京
100081

关 键 词:微课程 教育信息化 学习方式

内容提要:进入数字时代,人类知识开始从“原子赋型”向“比特传播”变革,知识的“网络化”“可视化”与“具身化”全方位重构了人类的生存境遇。得益于信息、网络与媒介的技术融合,课程知识借助数字化加工技术与生产平台,推动学校课程从“栖居纸本”向“悠游网络”嬗变。导源于知识基础的变革与建构范式的转型,数字时代的课程跳脱了传统的“他者裁定”困境,开拓了崭新的“赋权增能”图景。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2013年教育学青年项目“微课程视域下卓越教师实践教学保障体系建构研究”(CIA130186);浙江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课题“教科书选用的质量保障机制研究”(ZJJYX201409)。

关 键 词:数字时代 知识变革 数字课程 知识赋权 技术增能

中图分类号:G423.0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018604-0065-06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9批特别资助项目(2016T90110)与第57批一等资助项目(2015M570124)。

社会信息化的发展,推动了课程建设从实体结构向虚拟场域的转型和变化。“互联网+”背景下的数字化课程“颠覆”了标准化、确定性、唯一性的教育教学方式,使得“学生的学习过程由原来的知识精加工学习逐渐向知识贯通式学习转变”[1]。这一转变是对学生怎样认知学习对象、在什么样的场景下学习、如何开展学习以及以什么样的方式投入到学习中所作出的一种变革。微课程作为一种新的课程组织形式,摆脱了时空限制,突出了主题内容,通过灵活而短小的表现形式,使学生沉浸于动态化、形象化的信息传递中,切实体验学习的意义,在启智立信中有所成长和收获。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仅有利于克服传统“以学科为中心”的“无人”下的低效学习,而且能够对“自主、合作、探究学习等学习方式在实际操作中存有虚假化、形式化、绝对化倾向”[2]予以规避,在遵从学生学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个人体验独特性和稳定性基础上,开辟出“新航道”。

中图分类号:G423.0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018602-0016-08

一、微课程下学习认知方式的改变

进入21世纪,数字技术在人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强大功能与深刻影响加速彰显。有论者认为:“数字化开创了一个新的历史纪元,一切思想史、文明史、政治史、社会史正在作为‘史前史’被数字化所重新书写。”[1]笔者认为,与其说数字化引爆了一场颠覆性的技术变革,毋宁说开启了一场划时代的认知革命。它以从“原子”到“比特”为核心特征,对知识、技术与媒介进行系统化、同一化重构,消解了传统上线性延展、脉络清晰、边界固定的物理时空对人类认知的规限,建构了自由开放、弥散流动、虚实交互的数字学习时空。而今,基于数字、媒介与网络等技术,知识信息可以被压缩编码成“0”和“1”,然后解码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这无疑重构了人类知识的理解方式、呈现形态、传播渠道与认知环境。对此,需要追问:在数字时代,人类知识变革呈现出怎样的时代表征?课程范式转换导源于怎样的嬗变动因?学校课程更新又将因循怎样的基本路向?对这些问题的审视即是本文的旨趣。

微课程作为学科知识点搭载多媒体技术在教学中的创新应用,它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受限于文字符号的信息呈现方式,更多的是激活了信息传输过程中的人类觉知以及与此谐变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具体而言,它带来了知识呈现走向“碎片化”、知识习得迈向“具身化”、认知过程转向“卷入式”的变革之道。

一、从“原子赋型”到“比特传播”:人类知识变革的时代表征

从“秩序化”走向“碎片化”的文本呈现

尼葛洛庞帝曾言:“要了解‘数字化生存’的价值与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思考‘比特’与‘原子’的差异。作为信息的DNA,‘比特’迅速取代‘原子’,现行社会已形成一个以‘比特’为思考基础的新格局。”[2]笔者认为,伴随网络、媒介与信息技术的融合发展,人类知识已从“原子赋型”向“比特传播”变革,知识形态与传播的“网络化”、知识表征与呈现的“可视化”、知识习得与内化的“具身化”全方位变革了人类的认知生态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home—必发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