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帝君阴骘文,文昌信仰的神谕性训诫研究

劝善书产生于北宋时期,是一种宣传伦理道德、劝诫世人行善去恶并建立道德规范的指导书。文昌信仰是由产生于远古的星宿信仰、晋朝武将张恶子信仰等合流的一种民间信仰。文昌劝善书是以文昌信仰为基础所造做的劝善书,成为明清时期劝善书的主流。本文主要以一些明清时期重要文昌劝善书为例,探讨文昌神谕性的训诫及其对社会的影响。

文昌帝君阴骘文

文昌文化;神谕性;劝善书

《文昌帝君阴骘文》,又称《文昌帝君丹桂籍》,简称《阴骘文》或《丹桂籍》,为一系列托名「文昌帝君」所作的劝善书。当代学者根据该文首句的来源,判断《阴骘文》的成书年代不会早于元代,甚至是明末的作品。

内容提要:劝善书产生于北宋时期,是一种宣传伦理道德、劝诫世人行善去恶并建立道德规范的指导书。文昌信仰是由产生于远古的星宿信仰、晋朝武将张恶子信仰等合流的一种民间信仰。文昌劝善书是以文昌信仰为基础所造做的劝善书,成为明清时期劝善书的主流。本文主要以一些明清时期重要文昌劝善书为例,探讨文昌神谕性的训诫及其对社会的影响。

现今人们多视文昌帝君为主司文运之神,但其神格却曾经历长时间的发展与变化。「文昌」原为星座之名。《史记‧天官书》即以位于北斗七星斗魁上方的六星为「文昌宫」。宋代由于科举盛行,多位主司文运的神灵受到读书人的崇拜,包括:魁星、朱衣神与梓潼神等。到了南宋,原本流行于四川的地方神灵——梓潼神,逐渐与文昌信仰结合。元代延佑3年,仁宗(1311-1320)敕封梓潼神为「辅元开化文昌司录宏仁帝君」,自此确立梓潼与文昌两种神格的结合,文昌帝君成为主司文运的主要神祇之一。

关键词:文昌文化、神谕性、劝善书

《阴骘文》全文共计745个字,篇幅不长。其中作为标题的「阴骘」二字,原有暗中助益之意。《尚书‧洪范》即有「惟天阴骘下民」,乃指上天在冥冥之中保佑百姓。其后凡是暗中行善而不欲人知,便称「阴骘」,或叫「阴功」、「阴德」;而广行阴骘或累积阴德之人,则能招致福祥报应,如同《淮南子‧人间》所谓:「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名。」但从文昌帝君的神格与《阴骘文》的内容来看,这部作品写作之时,似乎预设了读书人或士大夫作为主要的读者对象,向其强调累积阴德对于招致福祥的积极作用。一如该文开篇,文昌帝君便自降言第17次转世即为士大夫身,因为经常「救人之难,济人之急,悯人之孤,容人之过,广行阴骘」,故而能够「上格穹苍」,因此以此勉励世人如祂这样存心,累积阴德,必能获得上天赐福。

一、文昌劝善书述略

除了以文昌帝君自身为例,文中还列举了于公、窦禹钧、宋郊、孙叔敖等四个士人善行得报的故事,作为例证,同时罗列了诸种有益于福报的善行,包括:个人的品德修持(正直、慈祥、忠孝、友悌)、以佛道仪式回报众恩(奉真朝斗、拜佛念经)、赈济亲友孤苦(施捐衣食、茶水、药材、棺椁)
、护命放生、修桥造路、点灯济舟等,同时戒止一切恶行、扬善隐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如此即能常得吉神的护佑。

明清时期文昌信仰的劝善书重要的文献有《文昌帝君阴骘文》注释系列,以及《蕉窗十则》、《文帝孝经》等,主要是针对于士大夫的劝善书,在明清时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阴骘文》所宣扬的「阴德」观念在后世有很大的影响力。明清士人特别流行「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的观念。人们行善的目的即在累积阴德,冀求改变命运或者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对于士人而言,所追求的人生目标多在登科及第,而文昌帝君又被视为主掌天曹桂籍文运之事,因而多以读诵或奉行文昌帝君所训示的教诲,以求功成名就,因此后世《阴骘文》又称《文昌帝君丹桂籍》。

《文昌帝君阴骘文》注释系列

清朝初期,已经流行多种《阴骘文》的注释、图解版本,诸如:《阴骘文注证》、《阴骘文广义》、《阴骘文图说》等。而《阴骘文》也多与其他善书合刊,如乾隆年间(公元1736-1799年)成书的《汇编功过格》、《同善录》、《敬信录》都收有《阴骘文》
。清代中叶以后,《阴骘文》则与《太上感应篇》、《关圣帝君觉世真经》并列为「三圣经」,或称「三省篇」,成为最通俗化的三大劝善书。

《文昌帝君阴骘文》是劝善书的经典著作,关于它的成书时间说法不一,有成于元代、明代说,学术界迄今尚无定论。[1]“阴骘”一词来自《尚书·洪范》:“维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后引申为积累阴德。《阴骘文》以“因果报应”和“天人感应”为主要依据,说明广行阴骘,即可得善报。以释道二教的戒条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使之符合儒家的伦理道德,由于文昌帝君被认为是主掌科考的神祇,故士人多崇祀之,后其影响扩大到全社会,成为全社会尊奉的大神。

《文昌帝君阴骘文》注释系列主要有《丹桂籍注案》、《阴骘文图说》、《阴骘文图证》、《阴骘文像注》,兹分述于下:

1、《丹桂籍注案》

本书序中称:此书初由明颜正[2]于“政事之暇,取阴骘文句加笺释”,[3]其后,颜正的五世孙颜文瑞根据其见闻加以增补。至清康熙二年,颜正六世孙颜生愉完成此书。在凡例中提到“《文昌帝君阴骘文》与《太上感应经》相表里,《太上感应经》注释已多,独《文昌经》未有注释”,由此可见本书是《文昌帝君阴骘文》的第一个注释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home—必发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